Home >NEWS & EVENTS >News
News
Year 
民主敗陣——缺乏參與 使制度形同虛設 (明報2018年3月26日)
26-3-2018

作者:
黃偉豪 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

最近在香港及世界各地發生了一連串事件,均使人懷疑民主作為一種制度的價值。民主不止在退潮,而且還在節節敗退。可是,真正的問題不是如表面上看來的這麼簡單,可以用目前民主制度的國家的表現來判斷這個制度的優劣,因為在缺乏參與及其他重要因素下,不少民主國家已淪為只有民主制度的空殼,而沒有民主之實的「後民主」(post-democracy)社會。

曾幾何時,民主化被視為勢不可擋的世界潮流,較早的有柏林圍牆倒下及蘇聯陣營瓦解;較近期的則有「茉莉花革命」、「阿拉伯之春」。可是,最新的發展卻是民主化的浪潮已看似無以為繼。在國際上,世界三大強國中,中國和俄羅斯也是極權國家,只有美國是民主國家。在俄羅斯,普京繼續掌權及不斷連任;在中國,更比俄羅斯先進及走前一步,連國家領導人的任期也取消了,無形中成為了領導人終身制。

民主國家在數目上的多少,固然對判斷民主化的浪潮是進還是退十分重要。但同等重要的是,當有極權國家可以同樣富強的時候,不少人便會開始懷疑民主是否真的比極權制度優勝等核心問題,對民主制度帶來了嚴重的信心危機。

對民主制度的懷疑的致命一擊,並非是獨裁政權的強大,而是民主制度的自我腐化。如果民主國家和極權國家的制度同樣強大,民主也可以被視為較優越的制度,因為人民不需要放棄自己的自由和權利來交換生活上的富裕和國家的強大。可是,在特朗普當上美國總統後,和之後在管治上發生的鬧劇,包括為富人減稅和面對一連串校園血腥事件仍拒絕加強槍械管制等,均使人質疑民主國家已失去其本質和魅力,不再為人民服務。

民主制度危機來自自我變質和倒退

民主敗陣的情况也在香港發生,帶來了震撼的結果。在最近的立法會補選中,建制派的得票率不單有所增加,過往的「黃金六四比例」的定律,即泛民得票六成、建制四成的情况,已成歷史故事、明日黃花。而且,建制派更破天荒地首次在回歸後的立法會補選中勝出,為泛民敲響了史無前例的警號。很多泛民的支持者當知道了敗選的結果之後,均不明白為何有人會用民主的方式來支持一個不支持民主的候選人,感到既無奈又弔詭。但當想起當今一些民主國家及其領袖的表現時,或許選民投票背後的考慮並非太難明白。

民主制度的危機,在很大程度上,並非來自極權和非民主制度的挑戰,而是來自自我的變質和倒退。換句話說,很多目前的民主國家已變得有名無實,只有民主制度的外殼,而失去了民主的價值、精神和內涵。所以,將現有的民主國家的表現,和非民主國家比較,而判斷民主比不上極權,是有點失實和不公平,也使分析放錯了焦點。正確的態度並非對民主制度失望,而是對民主的運作失望;而應該採納的解決方法不是放棄民主,而是努力把它修復,使它能有效發揮制度創立的原意和作用。

「後民主」對香港的3個重要啓示

由英國政治學者Colin Crouch提出的「後民主」概念(註),正正便是針對以上的問題。「後民主」社會的定義,是指一個只有民主制度的形式空殼(formal shell),而缺乏了民主應有的能量、熱情和創新的社會,真正的控制權更是跌入了由政治及經濟精英所組成的小圈子(small circles of politico-economic elite)當中。因此,整個所謂民主制度的運作,才變得如此荒謬和有名無實,甚至完全違反了民主的精神和原則。

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情景下,「後民主」的概念至少帶來3個重要啓示。首先,是指出把現有的民主國家的情况和表現,直接和不民主的國家比較,從而判斷兩者的優劣,是不公平和不客觀的。因為我們目前眼見的民主國家,本身所代表的是一個有病和有缺陷的民主制度,不能正常地反映民主制度的原意和效能。大家因此不需要過早對民主失去信心,急急轉投極權的懷抱。

第二,是指出即使一個國家或地方擁有了民主的外在制度,也不代表它就是完全或真正民主。所以,根據Crouch的說法,民主的組成部分必定是多於這些冰冷和外在的客觀制度,包括議會和選舉,而應該包含其他元素,包括擁護民主的價值和熱情,及積極參與的公民意識和文化。

香港目前出現「民主告急」的情况,正正是在爭取民主化的路上,長期和過分地太着重於前者,而忽略了後者。這形成了一個十分矛盾和危險的結果,就是即使巿民有權投票選擇,也會把票投給非民主派的人士,這正正是今次立法會補選出現的情况。在只有民主的外在硬件而缺乏內在價值和文化下,發生用投票的民主方式來結束一個民主制度,也絕非沒有可能發生的天方夜譚,歷史上屢見不鮮。

第三,亦是最重要的是,當我們明白到形式化的制度只是民主的外殼的同時,要認清人或參與者才是制度的靈魂,有能力和有責任推進這個制度的改革及不斷更新。由於人是民主制度一部分,當民主出現了問題,他們往往也是問題一部分。公民參與和投入的減少,往往是「後民主」的民主國家,或民主不能正式啓步的國家面對的共同問題,直接或間接地導致政治經濟精英在權力上的壟斷。

出賣民主的往往是冷漠和懶惰

很多民主制度失敗和墮落的原因,是人誤以為這制度是自動運作,忘記了自己是制度的重要投入,凡事抽離、袖手旁觀,讓野心家可乘虛而入。「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惕」(the price of freedom is eternal vigilance)這名句的背後智慧,便是道出這一個重要道理。出賣民主的,往往是人民自己的冷漠和懶惰。

註:Crouch, Colin(2004). Post-Democracy. UK: Polity.

資料來源

 
 
NEWS & EVENTS
News
Events
Press Release
 
ABOUT
- Director's Message
- Mission & Objectives
- Organisation
- People
- Annual Report
- Contact Us
RESEARCH
- Research Units
- Telephone Survey Research Laboratory
- Global China Research Programme
 
 
 
NEWS & EVENTS
- News
- Events
- Press Release
 
 
 
PUBLICATIONS
- HKIAPS Publications
- SRC Publications
- CCAS Publications
- CHKS Publications
- Knowledge Transfer
- HKIAPS e-Bulletin
Contact Us /Site Map /Disclaimer /Privacy Policy